一个经常删文的傻逼

从我的一堆实验报告和论文和课程报告里面翻出来的不知道多久以前写的小段子

啊啊像这种活泼的文风我现在是找不回来了

( ˙-˙ )


==================


他们明明是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的,黄少天却实在是没想到三天后叫他在一个水乡小镇上再次碰到了喻文州。


他当时坐在船头好奇的左右打量这个古老而柔情的小镇,船夫刚操作着小船从低低的拱桥下穿过,他就在烈日炎阳下被一盆凉水浇灭了热情,真情实感地体会了一回什么叫做透心凉。


连船尾的船夫都被吓得一懵,船桨也不摇了。


哪个不长眼睛敢泼我?!


黄少天猛地转过头,同时在脑中快速打好了一份腹稿准备一波带走,结果看到了一个端...

脑补一个黄追喻,觉得天天大概是那种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会和鱼鱼死磕到底的类型


“我说少天,你这已经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啊。”郑轩夹起一根青菜,放在嘴边,叹了口气又放下来,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人。


黄少天咽下嘴里的饭菜,没回答,也没抬头,郑轩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低垂的眉宇间有片刻耸动,眼睛眨了眨,睫毛扑闪。


“你这是……”郑轩觉得每当跟他谈起这个话题的时候自己叹气的频率就特别高。


“要把南墙撞破的节奏啊。不疼吗。”郑轩搁下筷子,觉得这顿饭吃得意兴阑珊,黄少天倒是一脸淡定。


“疼啊、”黄少天却笑了,眼睛里闪着晦暗不明的光,“疼死了。”

“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噫~好肉麻!”黄少天操着不伦不类的播音腔念着手里粉红色信纸上的内容,揉了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不是,你没事把人小姑娘送给他的情书给摸出来干嘛?”方锐翻了个白眼。


“你懂什么,这叫——”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方锐抢答。


“bingo!”黄少天打了个响指。


“那你慢慢知己知彼去吧!”方锐把一沓粉红粉蓝的信封推到黄少天面前,拎起书包准备走人,冲黄少天疯狂抛媚眼,“我晚上和林学长约了甜品店,拜拜~”


“死给!”黄少天冲他竖起中指。


“切,半斤八两。”...

(给自己充个电)

期末作业什么的都见鬼去吧!我现在只想搞喻黄!那啥纯属为了逃避期末作业爽一爽的产物,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了

深夜的校道静谧得近乎诡异,间或吹过一阵风,树影摇晃,悉悉索索。校道旁稀稀落落的路灯不足以照亮深夜浓稠的夜色,但总归不至于摸黑行路。

深秋的夜晚还是有些凉,黄少天哗啦一声将外套拉链拉好,朝着前方亮着几盏灯的实验楼走去。

远处灯光下涌出一群穿白大褂的,个个一脸菜色,一看就是刚做完实验的苦逼医学狗。

哦,刚刚那个一脸菜色不包括喻文州,这家伙好像不管什么时候都从容不迫。黄少天看着人群中正在摘掉眼镜的那个人,不由得加快脚步。

“少天?”喻文州抬眼看到黄少天的一瞬间还以为是自...

小心眼

ooc预警


        “喂喂喂!你干嘛?放开我!突然发什么神经——喻文州——!!!”黄少天被喻文州箍着手腕,平时看着温和优雅的一个人用起力来连黄少天都有些不敌,愣是被他拖着走了好几分钟才挣脱。


        “你干嘛?!”黄少天一把甩开喻文州的手,瞪他。


        “你干嘛?”喻文州反问,眼眸深处翻滚着滔天怒意,然而他外表看起来还是那么冷静。


 ...

嗯,只是一个小小小小脑洞。

“各位观众姥爷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蓝雨直播间。

“啊哈!今天就是七夕了,你,虐狗了吗?没有虐狗也没关系知道你们单身啊呸,知道你们低调哈哈哈…今天为什么派我来直播呢当然是因为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粉丝无数啦!像全社团就我一个人单身这种大实话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哟~”

黄少天停下来调了调耳麦的角度,清咳了一下继续说:“其实情感主播才是我的主业!打游戏和画画只是兴趣爱好啦哈哈哈哈……我就是这么的多才多艺。

“哈~言归正传,今天主要是来进行粉丝互动的。我现在发一条微博,只需评论即可参与互动哦~今天的话题是——初恋。”

——今天的黄烦烦依旧很烦

——嚯嚯嚯嚯黄少单...

【喻黄】真心喜欢你(重发)

重发。。。


郑轩结婚的时候邀请了很多亲朋好友来参加婚礼,其中当然也有蓝雨曾经的战友们。


喻文州站在落地镜前整理了一下领带,有点开心。


是真的有点开心,因为黄少天也会来。


在役的时候他们总是亲密无间,是蓝雨的正副队,是好搭档,是铁哥们儿。但一旦退役,曾经所有理所当然的事情都变得难以开口,连约出来吃一顿饭都要搜肠刮肚地找好久借口。


从上一次见面到现在,大概是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他了。


连郑轩这个除了睡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吃的家伙都要结婚了,也不知道他身边是不是也已经有了人。


喻文州把下意识皱起来的眉毛展开,今天是郑轩大喜的日子,不能扫兴。


开车来到会场,拉...

久违地想搞喻黄,果然还是戒不掉啊戒不掉

就,一个小段子


『少天,我这边下暴雨了,估计航班会延误挺久的,你就不用来接我了。』


和喻文州的对话框里躺着这么一句话。


“你上飞机之前给我发个消息。”黄少天刚洗完手来不及擦就打字,水珠滴到屏幕上,好久才打出这么几个字。


擦干手又迅速的补了一句:“我去接你。”


『我去接你。』


一行字明晃晃地蹦出来,喻文州有些无奈地叹口气,随即又隐秘地欣喜起来,心底积压的想念满得快要溢出来,又被他佯装镇定地塞回去。


『哎』


看着对话框里简简单单的一个字,黄少天都能想象出喻文州打这个字时的表情。


眉尾稍稍上扬,眼睛微弯,如果...

© 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